他是Armani“职业生涯最大的失败”,40岁去世却让他记了一辈子
发布时间:2019-03-10

【本文由最有爱的InsDaily 原创出品】

几天前,意大利设计师Giorgio Armani的同名品牌,终于在米兰发布了最新一季的时装秀。

“铁打的Armani的优雅,流水的其他品牌的街头潮流。”这是当时许多人看完秀之后的最深印象。

无论时尚圈怎么变化,Armani仿佛一直都是熟悉的高端范。

这种莫名的亲切感在设计师GiorgioArmani谢幕时达到顶峰。他平静中带点害羞的样子仿佛在安抚你,“别想太多,我还在。”

随着一周前老佛爷的离世,转眼间,同时代的时尚大咖设计师中,只剩下Armani一个人,还留在一线设计作品了。

今年7月的生日一过,他就85岁了。

这个年纪的有钱人谁不去颐养天年享受生活,只有这位老人依然死守着品牌,为各种新品发布折腾。

他曾解释说因为自己是工作狂:“工作就是我的生活,我没有闲暇时间留给他人。”

可他本不需要这样,如果不是心爱之人太早去世,带走了他的所有寄托。

大概有许多人不知道,Giorgio Armani的人生第一志愿,不是设计师。

他出生于1934年的意大利,在战争动乱中长大,挨饿受伤是常事,生存已经花光了他的力气,因此从小他就内敛寡语。

见过太多死亡病痛,无论Armani自己还是家里亲人,都希望他长大后能当一名医生。

可当他真正读了两年医以后,梦就破碎了,因为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学医的料。

于是他选择辍学,开始在米兰的La Rinascente百货公司打工。

在担任采购和推销员期间,Armani意外对时装产生了兴趣。

之后又因为在另一份工作中参与过橱窗设计,设计才能被Nino Cerruti发现,便被对方聘为了新男装品牌Hitman的设计师。

一直到这时候,Armani的设计生涯都是慢慢发展的,就像新手上路的小汽车,限速60地开着。

直到他遇到了人生的加油站。

1966年,刚做了5年设计师的Armani去Forte dei Marmi的沙滩度假,在其中一间夜店里,遇到了一位小年轻。

他叫Sergio Galeotti,21岁,住在与米兰相隔一省的维西利亚,是一家建筑学院的大三学生。

50年后再想起来,Armani还能说出对方当时的样子:

“Sergio那天穿得很简单,但他身上有种20岁年轻人特有的神韵,还有(与年龄不符的)冷静。”

大概就是这种矛盾的气质瞬间迷住了他。

那天晚上,Armani难得地很有倾诉欲地跟Sergio聊了很多:自己过去的经历,已经实现的目标,还有未来的抱负。

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大概也是对Armani一见钟情,认真听完后立刻表态:想搬到米兰跟他一起冒险。

于是一毕业,Sergio便去了米兰投奔Armani。他先是在著名建筑公司Peressutti & Rogers当绘图员,没多久就跨界,从搞建筑的变成了一家男装时装店的买手。

时间一晃过去8年,越来越知晓对方优秀的Sergio开始劝Armani单干。

为了坚定对方的决心,他甚至卖了当时代步的大众甲壳虫车,给Armani当创业基金。

“不要再给别人做设计了,拿这些钱,我们一起创立一个只属于你的牌子吧。”

说到做到,Sergio真的帮他把公司开了起来。

包揽了经营、谈生意等等琐事,Sergio给Armani划了一个舒适圈:在里面,Armani可以自由地搞设计,与时尚无关的通通不用管。

如Sergio所想,新公司的第一套设计果真一炮而红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对内外分工分明的CP一直是员工心中的神仙眷侣。工作了15年的老员工Gabriella Forte对Sergio尤其敬佩:

“Sergio的一切是如此的优雅,包括他说话的方式,他的姿势,他的衣服,他的笑声,一切!他的每一句话,都充满了对Giorgio的爱。”

这种热情,“冷漠”的Armani最能直接感受到,因为Sergio最爱用恶作剧吓他。

比如假装出远门,但几个小时后开始扮幽灵叫Armani的名字。等到他被弄糊涂了,再从壁橱里跳出来,大喊一声:“哈哈哈哈你被骗了!”

比如,他待在浴室里迟迟不出来,等Armani推门进去的时候,躺在浴缸,完全泡在水里,眼睛睁着,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——装尸体。

还比如,他把牙膏涂在脸上,然后像僵尸一样走到Armani的工作室门口……

仿佛看到了男男版《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的老婆在装死》

但是,就这么幽默开朗的Sergio也有对外发脾气到令人发憷的时候,那也是涉及到Armani的事情。

当时Armani正接受采访,记者不礼貌地问了一个代言费的问题,Sergio护犊子地当场炸毛,直接抓起对方放在桌上的手提包扔了过去。

除了这样不如意的小插曲,在世人眼里,Sergio就是一个完美的天才运营者。

一个零基础的穷小子建筑师,只用了几年时间就打造出了一个全球知名的顶级时尚品牌,不是天赋型选手是什么?

只有亲眼见到对方崩溃的Armani知道,Sergio付出了多少代价。

如果当初不遇到自己,Sergio如今也许会是个小有名气的建筑师,做着喜欢的跟创意有关的工作,周末像普通的意大利男人那样享受生活。

虽然没那么有钱,但他不需要无休止地高压做事,不用背负整间公司的运营重担,不用戴上面具、披上盔甲、板起脸来强硬地跟别人谈生意。

然而尽管如此,他依然选择做Armani的金钟罩,保护他不受他人的打扰,世界的伤害。

为了让保护罩更坚固,Armani和Sergio开始到处囤房子。

记忆最特别的是有一次,Sergio病了,但他们在一个偏远的小山包上找到了一座18世纪的别墅,经过两天的讨价还价,终于买了下来。

他们幻想着把它打造成梦想的伊甸园,因为那里远离城市,远离喧嚣,附近还有一个公园,里面种的都是几百年树龄的老树。

两人商量好了,等安置好就养些小马、鹿、羊驼、几只纯种狗和农场小动物,还替小家伙们考虑过怎么抵挡黄鼠狼和狐狸那些吃肉的坏蛋。

可见,安宁的日子是多么的令人向往。

然而大房子成型之后,Sergio只亲眼见过一次。他们甚至来不及过上一天那么美好的生活,一切就随着Sergio的病重戛然而止。

一贯坚强的人,唯一一次在自己面前那么无助,Armani却找不到办法去救他。

因为觉得自己没用,他一度陷入了自我怀疑的情绪里,反而Sergio像个没事人一样,开解着郁郁寡欢的Armani:

“你年轻,长得帅又有钱,过得那么好了,还要求些什么?”

可Sergio不知道,在他生病的那段时间,Armani一直靠药物维持生活,因为他受不住电话里Sergio的声音。

他连40岁都不到啊,说话的嗓音已经那么弱,那么老。

没有药物支撑,Armani恐怕会控制不住气息当场哭出来,可他得稳住情绪,不能再让Sergio在治疗期间还分心担忧他。

等到后来,Armani发现工作比吃药更有效,会让他忘记暂时自己的无力,他便开始没日没夜地工作。

这又带给了Sergio错觉,某天,他打电话问Armani 8月份的安排。因为过去他们约好的,每年8月都会去度假。但这次,他怕耽误到Armani的工作。

然而Sergio的“贴心”,Armani并不领情,“他怎么能认为我会丢下他一个人,即使他的家人都在他身边?”

最后他们终究没能度假成功,因为Sergio等不到了。

他在8月份去世。那一年,刚好是Giorgio Armani品牌成立10周年。

Sergio一走,再也没人护着Armani,所有人都以为,Armani会退休。

一是因为他不懂经营,二是公司现在也上了轨道,退休也有人会接他的班。

可Armani选择了硬抗。

他说:“如果我离开了公司,那么也就是离开了Sergio的所有希望,离开了他为这个公司付出的一切。”

他在,Sergio留下的一切都还在,他一走就什么都会被后来者抹掉。所以他必须抗。

最艰难的11年开始了,Armani需要一边设计新品,一边从头开始学习如何运行公司的全球业务。

公司内部随着Sergio离世而离职的人也不少,Armani焦头烂额地处理着所有事情。

“有时候真的非常,非常难去独自处理这些事情,但Sergio不会希望别人来接替他的位置。”一想到这里他就咬牙坚持下去。

Sergio去世之后,Armani在家里添置了很多照片,餐厅、卧室最显眼的地方,都放着Sergio的肖像画。

旅行时,他也会带着他的照片。

每隔一段时间他还会回到Forte dei Marmi,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,那里还有他们共同居住过的第一间房子。每一处地方都带有Sergio的印记。

“我看见他走下台阶,我看见他在花园里抽烟——他正在和朋友们谈话。他总是在那里。所以我…我去那里是因为Sergio在那里。”

睹物思人最难熬,但谁也没想到,他真的挺了过来。

1999年,65岁的Armani收到了LVMH和Gucci的联合收购要约,说是可以帮他进行业务运营,而对品牌的创意控制权依然归Armani所有。

这时候的Armani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弱鸡了,他拒绝了包括这两家在内的其他公司的所有出价。

“Sergio的信任让我相信自己。他让我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。”

正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,在世人眼中,已经变成“现任主席兼行政总裁及唯一股东”的Giorgio Armani是真正的王者,性格坚韧,商业手段更强大。

只有亲人发现了他的不对劲:“他真的封闭了很多,他变得更严肃、内向。”

“Sergio还在的时候,叔叔的创造力是无穷的,但是这种自由现在受限了。他越来越多地参与商业决策,可是,现在也只有他一个人做这些了。”

曾经,两人相伴一起开疆扩土的时候,即使Armani面无表情,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能从Sergio的面上感知到设计师的心情。

但如今,只有Armani一个人孤单地站在秀场角落,即使掌声轰鸣,也再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想法。

记得2001年接受采访时,Armani说过,“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失败,是没能阻止我的伴侣死去。”

相守20年,挂念了一辈子,Armani终是把Sergio刻在自己的生命里。

“你走以后,我把自己,活成了你的样子。”

“我把品牌的内涵保留成你仍未离开时的那样,至于公司,我已经能够分担了你过去太喜欢的事情。”

“对了,伊甸园里的我们种下的树苗已经长成参天大树。”

“还有,你说过的GiorgioArmani是我们一起创下的品牌,我答应你,永远不变。”

[喜欢的话请关注我们,

每日给您推荐最新最时尚的文章哦~]